作天作地

就一个特别矫情的人

小时候最喜欢干的事情是踩蚂蚁,看着一个个弱小的生命在脚下挣扎残喘。那是一种带着天真的残忍,比成人的残酷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一直觉得暧昧是最舒服的状态,无需对彼此负责,即使他和其他人暧昧也无所谓。(大概是渣女无疑了

妈妈,对不起。明明是我的错,可他们都会说你。

有的时候真的很讨厌这样的自己,面对现实又不能忍受,也不愿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