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天作地

就一个特别矫情的人

月亮

月光朦朦胧胧的,透过层层叠叠的云雾,影影绰绰的。冷光映下,煞是好看。我不禁想拿起笔,画下此情此景,可惜,我已经画不来了。
我最后一次上绘画课,大抵是在三四年前——也就是刚进初中的时候。小学闲,报了各种杂七杂八的课,国画啦素描啦唱歌啦跳舞啦。真不晓得为什么会报这些课,尤其是唱歌,天晓得我一个五音不全的人为什么会每周会花一个小时去学唱歌。最后竟也被我混出几个证书,唱歌三级,国画五级。现在想来,报那些课,不如去学新概念来的实用。
在这些课里,唯独素描和古筝是不同的。那是我真正喜欢的。
素描是小学三年级学的,每周五晚六点(还是六点半?)到九点在老师家里学。说是学,其实是玩,我只管拿着笔往纸上图即可,老师会认真的和我讲该怎么改,但说来惭愧,这些我已全都忘光了。中间会有消息,我们几个学生到厨房,围坐在餐桌上,看老师端出自己做的饮料,或许是奶茶,或许是加方糖的红茶,这段我倒是记得很清楚。于是三个小时的时间在闲散中度过,到了下课的时候,月亮也如今天这般照耀着,泛着暖黄色的光。后来还跟着这个老师学过一点点油画,在我看来也不过是把调好的颜色泼上画纸而已。不知为何,我却对此大有兴趣。
古筝现在还在学,考到了七级(这已经是我学的所有兴趣爱好里考试等级最高的了)平时实在没时间练,一周最多练三次,一次二十分钟。而往往,我连这个都达不到。古筝老师也知道我的情况,常和我说,我还能坚持已不容易。可我连这个也做不到了。我已经四周没有弹过古筝了,十一月有很多考试,期中考,新知杯,中口,科普......无可奈何,我停了一个月的课,不知我下次再去弹,老师听到我弹的东西,会不会晕倒呢?
说不定哪天,我还能拿起画笔。
ps明天期中考我居然不复习_(:з」∠)_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