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天作地

就一个特别矫情的人

“这道题作对的,举手。”老师站在讲台上,严厉的目光看向同学。全班的同学几乎齐刷刷的举起了右手,我悄悄地张望了下,也悄悄地举起了手,头却悄悄地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