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天作地

就一个特别矫情的人

小时候最喜欢干的事情是踩蚂蚁,看着一个个弱小的生命在脚下挣扎残喘。那是一种带着天真的残忍,比成人的残酷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一直觉得暧昧是最舒服的状态,无需对彼此负责,即使他和其他人暧昧也无所谓。(大概是渣女无疑了

有的时候真的很讨厌这样的自己,面对现实又不能忍受,也不愿反抗。

我怕

我眼睁睁地看着伙伴一个个离开,奔向未来。只剩下我一个人。
阿黄小心翼翼地问我:“如果高校和别人联系了,你会怎么想?”我笑着说:“这不是必然的吗。势必有人离开,有人留下。”所以,阿黄,放心地去吧,不要在乎我。
其实我很怕啊,一模还没考,你们一个个都有了方向。我该怎么办呢?

哪个女孩不渴望是一朵惹人怜爱的玫瑰?可我偏偏是颗仙人掌,守着荒芜的沙漠,期待有一天鲜花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