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天作地

就一个特别矫情的人

余烬

  这个冬天好冷。

  曾经给予温暖的柴堆已经熄灭。

  我和他的视线交错在一起,彼此愣了愣,又尴尬地错开。巧合而已。
 
  柴堆被翻动,希求着最后的一丝火苗。

  那天他登完物理期中考分数,望着我,眸中似有光芒:“你要感谢我,老师分数算错了,我帮你多加了一分”。我轻笑。他要转过头去,朝着一个男生说:“嘿,我帮你减了两分。”所有人都笑起来。职责所在罢了。

  还是不甘心,于是点燃手中仅剩的火柴。

  我和他又聊起来,他说起一个笑话,我没听懂,礼貌地笑了笑。我们都沉默了。

  啪,火柴的微光熄灭。

  这个寒冷的冬天只得自己独自捱过了。

●这段文字毫无意义,不知道说给谁听
●只是突然意识到,我再也不会这么矫情地喜欢一个人了

 

当时他一直向我安利断眉哥,尤其是my gospel。但听下来我还是觉得这首歌最好听。

是的,我有说过已经不喜欢你了。但当我还因为你的事无法安睡,我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太妙了。

你就别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想起你。

第一天摆脱你,再也不用时时留意你的消息了。明天一定比今天更自由啊~( ̄▽ ̄~)~

dxy你莫不是傻?我不喜欢你干嘛天天厚脸皮和你聊天?我不喜欢你干嘛一直传你的事情?我不喜欢你干嘛下全民?我不喜欢你干嘛玩keep?我不喜欢你干嘛和你参加不感兴趣的活动?我不喜欢你干嘛一直在你面前出糗?那天你问我我参加高中物理竞赛的课有什么意义,我其实特别想告诉你,我这么一个讨厌物理的人,是因为你才去上的啊。
我猜,不是你不知道,而是你假装不知道。

啊啊啊我是不是傻啊他和别的女孩聊天我不开心个毛线啊,他和谁聊天管我什么事。他评论我有什么好开心的别这么兴奋的回复啊。

我怎么可能还喜欢你,只是稍稍有点在意罢了。

你还在群里说着什么,可我不会回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