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天作地

就一个特别矫情的人

有的时候真的很讨厌这样的自己,面对现实又不能忍受,也不愿反抗。

我怕

我眼睁睁地看着伙伴一个个离开,奔向未来。只剩下我一个人。
阿黄小心翼翼地问我:“如果高校和别人联系了,你会怎么想?”我笑着说:“这不是必然的吗。势必有人离开,有人留下。”所以,阿黄,放心地去吧,不要在乎我。
其实我很怕啊,一模还没考,你们一个个都有了方向。我该怎么办呢?

自我反思

这么点作业三个小时写不完也是厉害的哦。hyx你想死啊,期中考完就浪个毛线啊,你自己想想竞赛基本没有希望要是一模考砸了你该怎么办啊哪个学校要你滚去上风华得了。清醒一点,明天早起补作业复习,努力回到正轨。

我努力了三年半,就为了一个考试。最近很累很累啊,睡觉的话差不多都十二点了。晚上七点放学的时候看见小学同学在两个小时前发了朋友圈在玩王者就很气。一想到新知杯可能初赛都过不了就好怕,怕我这三年半的努力都白费,和那些天天打游戏追星不学习的人考进一个学校。或许我预备初一真的太放松了吧,怎么补也补不回来了,我努力的时候别人都比我更努力啊。

“这道题作对的,举手。”老师站在讲台上,严厉的目光看向同学。全班的同学几乎齐刷刷的举起了右手,我悄悄地张望了下,也悄悄地举起了手,头却悄悄地低了下去。